新闻——解码“2.0计划”:校园足球下一步往何处去?
解码“2.0计划”:校园足球下一步往何处去?
2014-10-11 11:01:20 admin

 

  

这个秋天,中国青少年足球的现状再次让人们感到阵阵凉意:

 

在前不久举行的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中国男足国奥队小组赛03不敌朝鲜国奥队,又在随后的1/8决赛中02负于泰国队;

 

9月初举行的U16男足亚少赛上,中国国少队03输给日本国少队……

 

成绩不断下滑、人才严重断层、青少年培训体系亟待完善……面对这些严峻现实,人们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被寄予厚望的校园足球。

 

20099月,校园足球第一个五年计划启动。如今,五年计划即将收尾,下一步将往何处去?记者日前从教育部获悉,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规划(20152025年)(征求意见稿)即将出台,有业内人士称之为校园足球的“2.0计划”。

 

2.0计划”有哪些亮点?进行了哪些顶层设计和创新?如何应对现实难题?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关键词:足球人口

“人口”是“人才”金字塔的基石

 

中国U16国少队主教练张海涛日前对媒体透露,目前这支年龄段的球员,在全国只有42个人可供选择。更有业内人士指出,日本青少年球员的选材面,约为中国的100倍。

 

“中国足球要腾飞,首先要解决足球人口问题。”中国足协副主席、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表示,这应该是解决中国足球问题最根本的途径,“而扩大足球人口的重点在校园”。

 

随着校园足球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施,经过几年来的大力推广,截至201211月,校园足球国家级布局城市达49个,国家级试点县有3个,省级校园足球开展省份10个,省级布局城市68个。开展校园足球联赛的学校达到5084所,注册球员19万余人,足球人口超过270万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级联赛体系基本建成,年度比赛超过十万场。

 

此次新制订的十年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校园足球定点校要达到2万所,足球人口要达到2000万人。据介绍,足球人口指的是每周进行两次或两次以上足球活动的人数。定点学校的标准,是这些学校都要有一块足球场,保障一笔校园足球教学、训练专项经费,配备至少一名专职足球教练,每周至少保证一节足球课。

 

但现实情况似乎并不乐观。作为十年规划制订工作的参与者,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卫艺中心主任吴键告诉记者,为了制订十年规划,专家组专门赴上海、青岛、成都、重庆、广州等地调研,发现不少地方的校园足球开展情况并不理想。“最突出的问题还是氛围不浓。”吴键表示,很多学校只停留在组建校级足球队上,参与的主要是少数拥有足球特长的孩子,广大学生并未发动起来。

 

原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校园足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冯剑明曾到北京市海淀区的十几所中小学实地调研,发现很多家长和学生都明确表示喜欢足球运动,但不少家长却又反对孩子踢球,“他们认为足球圈环境太差,充斥着太多赌博、假球、黑哨等负面信息,担忧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良影响”。在他看来,校园足球要想真正深入人心,必须争取家长、教师、校长等相关人员的理解和支持。

 

陕西省志丹县是全国3个国家级足球试点县之一,该县足协主席丁常保告诉记者,踢足球带给孩子们的并非负能量,恰恰是正能量。他举了一个真实的例子,当地某中学一个球踢得很好的学生曾当面告诉他:“如果不是因为踢球,我现在恐怕就是一个小流氓。”这个学生家境不好,学习成绩也一般,很多与他情况类似的孩子整天流连于网吧、游戏厅等场所,甚至与一些不良社会青年混在一起。“但是足球让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当他的那些小伙伴出去混的时候,因为要训练、比赛,他就避开了那些不良影响。”丁常保说。

 

北京市延庆县康庄小学是北京市足球传统校,近年来随着校园足球活动的大力开展,该校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学生明显减少。“因为孩子们都开始踢足球,没有时间泡在网上了。”该校校长纪桂武说。

 

吴键表示,巴西、阿根廷、美国等国的相关研究显示,让青少年多参与足球等团体运动,可以有效降低他们参与吸毒、赌博、斗殴等活动的比例。

 

关键词:管理体制

校园足球将统归教育部门主管

 

“发展校园足球,必须首先做好顶层设计。”冯剑明认为,关键是理顺管理体制。

 

这也是当前很多业内人士的共识。据了解,校园足球第一个五年计划由体育部门主导实施,实际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各级各地足协和体育局的青少部门,推广模式以组织竞赛为核心,比如国家级的冠军杯赛,以及各地的省长杯、市长杯、区长杯赛等。虽然看起来很红火,但具体开展情况如何,学校是否真正“动起来了”,碍于体制原因,体育部门很难进行有效监管。冯剑明举例说,过去5年,国家体育总局每年划拨5600万元的校园足球专项经费,但很难及时、有效下发到各地学校。即便钱到了学校,由于数额较小,一般也只够给学生购买足球、球衣等体育用品和装备,学生的训练、比赛费用依然存在很大缺口。受上述种种局限,足球很难真正深入校园,广大学生的积极性并未被调动起来。

 

吴键表示,此次十年规划的一个重要突破,就是理顺了管理体制,明确今后校园足球划归教育部门负责。“具体来说由教育部门主管,体育部门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他认为,如此一来,当前困扰校园足球发展的一些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有利于校园足球的推广和普及。

谈及为何制订一个为期十年的中长期规划,吴键表示,校园足球的发展有其自身规律,足球人才的培养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必须保证政策具有一定稳定性、长期性。他举例说,无论是德国、西班牙等足球发达国家,还是近邻韩国、日本,都是在制订了一个中长期规划的基础上,扎实推进各年龄段梯队建设,打造完备的青少年足球训练体系,才使得本国的足球人才不断涌现。

 

“中国足球要发展,也必须按足球规律办事。”吴键表示,近几年大力发展校园足球的目的是为了重建基层足球生态。“必须认识到,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没有捷径可走。”

 

对于小学到大学的校园足球四级联赛,王登峰表示,校园足球竞赛的机制和专业比赛不同,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每个孩子都积极参与,让学生通过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足球才能。“从班级比赛开始,在每个层次都形成一个联赛,如果需要,可以搞一个全国性的赛会制比赛,这样就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著名足球教练金志扬认为,发展校园足球一定要摒弃“锦标主义”和急功近利。“千万别以打比赛和夺冠军为目的,不要和利益挂钩。以前我们吃过这方面的亏,结果就是少数足球传统学校越来越强,其他学校越来越弱,很多后来就不参与了。”他说。

 

关键词:学生体质

足球是发展校园体育的突破口

 

“发展校园足球更大的意义在于提升中小学生身体素质,而不只是培养足球人才那么简单。”冯剑明说,“应当从更高的角度认识此次制订的校园足球十年规划,援引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话说,能成为职业球员的人永远是极少数,推广足球运动更大的意义,在于让踢球者成为身体和精神更为优秀的公民。”

 

近年来,我国中小学生身体素质持续下降引发全社会担忧:各项身体指标不但与欧美国家同龄人难以相提并论,甚至落后于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同龄人;近几年,军队征兵标准对身高、体重等方面的要求不断下调……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王登峰透露:“教育部在学校体育方面正酝酿新一轮改革,其主要指导思想,就是让学生在体育课上学会运动技能。理想情况下,每个学校都应根据学生兴趣,开设相应运动项目的课程,但目前受师资、场地等因素制约,这样的目标难以实现。”鉴于此,学校可以集中力量教学生一项运动技能。“这就叫专项化改革。”王登峰表示,“这是2014年体育教学改革的一个总体思路,此次制订的校园足球十年规划,是这一思路的具体体现,是专项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专项化改革中,条件较差的学校可以实施‘一校一品’,条件较好的学校要提倡‘一校多品’。‘一校一品’就是一个学校搞一个特色体育项目。”

 

“一所学校的一到六年级,如果每周的体育课至少有一节在上足球课,那么这个学校的强项就是足球,这就是学校的‘品’。这不仅有利于学生掌握足球运动技能,还能提升学生体质,实现双赢。”王登峰说。

 

北京人大附中三高足球俱乐部顾问冯剑明介绍,在三高过去培养的25届上千名毕业生中,只有4%5%最终成为职业球员,其他95%的学生都升入大学,后来参加其他工作并取得不错成绩,“踢足球的经历让他们在团队协作、服从纪律、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等方面得到极好锻炼,充分体现了足球的育人价值。”

 

“此次制订的校园足球十年规划,意在大力发展校园足球,但这并非意味着不重视篮球、排球等其他项目。”吴键表示,足球是发展校园体育的突破口,之所以选择足球,在于它自身具备的一些特点:入门门槛低,场地、设备要求低,便于开展和推广。“我们制订十年规划,大力发展校园足球,就是让足球项目先走一步,闯出一条可行的道路。”吴键说。

 

关键词:制约因素

师资、场地、经费都是难题

 

冯剑明认为,十年规划的制订为校园足球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但要想让规划“落地”,仍有诸多制约因素,可谓困难重重。

 

“志丹县足球协会将聘任教练员2名,条件:最好有过专业足球经历;待遇:面谈;工作形式:负责校队训练和足协集训,工作量不大……”今年826日,丁常保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则招聘广告。

 

一个多月过去,谈起招聘情况,丁常保显得颇为无奈,“只收到一份简历,还是我们当地足球圈一个圈内人”。不过,这也在他意料之中。“高水平的教练员本来就稀缺,又有谁愿意到我们这种偏远的小地方执教呢?”丁常保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城市到乡村,从经济发达地区到欠发达地区,教练员稀缺问题非常普遍,已经成为制约校园足球发展的一大瓶颈。在中小学,通常由体育老师带足球课,但他们很多并非足球专业出身,教学水平有限。据业内人士透露,即便是以教育发展水平高而闻名的北京市海淀区,全区180多所中小学,拥有足球教练员资格的体育教师目前也仅有25人。

 

吴键表示,解决师资问题目前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组织一批体育教师进行足球专业培训;二是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招募退役足球运动员等人才。“可以实行聘任制,让这些教练员专门负责学校的足球训练、比赛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校园足球开展较为成功的学校,应该可以逐步解决这些教练员的教师编制问题。”

 

运动场地不足问题同样突出。吴键介绍,按照国家规定,小学生人均运动场地面积为2.88平方米,中学生为3.88平方米,但规划制订专家组调查发现,在一些大中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区,学生人均运动场地面积严重不足,“有的学校生均运动场地面积不足0.5平方米。”吴键表示,当前有学校尝试利用社会上的一些运动场地,是值得借鉴的做法。“今后新建学校将严格执行国家标准,生均运动场地面积将成为重要建设指标。”他说。

 

要发展校园足球,解决包括师资、场地等在内的诸多问题,必须有充足的经费支持,而这也是业内人士最忧心的问题之一。吴键表示:“现有的教育经费都是经过严格核算的,很难抽调。‘蛋糕’只有这么大,重新分配非常困难,可行的办法是把‘蛋糕’做大,即增加教育经费投入总量。”

 

记者获悉,最近教育部联合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共同商议校园足球发展,目的就是要争取各相关部门的支持,尤其是经费问题。但据有关人士透露,目前形势并不乐观。